js9905com金沙网站

青少年基金会承诺删减”希望工程”网络投票问题票

一月 6th, 2020  |  网上法院

青基会改变评审程序

直到一个网友发来刷票公司网站,赵萍看到“激励行动”的刷票广告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高票数是刷出来的。

新京报:头一次听说“公益刷票”事件,你们如何看待?

按青基会初衷,经过网络投票后,排名前200名的项目将入围专家评审,并最终角逐出107个项目获得资助。

“公益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

但也有参赛团队提出,青基会究竟是以什么标准来减掉他们认为的刷票票数。

赵萍及其团队没选择刷票。据赵萍团队了解,有好多参赛团队看到有团队刷票,产生恐慌,也开始刷票。“这导致好多人对激励行动有点失望。”

昨日,青基会表示,6月5日发现网络刷票现象后,已在官网发布公告,说明系统情况,并对于违规刷票行为进行警告,同时对刷票记录进行实时删除,保留正常投票数据,并增加验证码防刷票。

刷票数已被识别减除

青基会:确实是头一次碰到。“希望工程激励行动”中的刷票竞争行为至少说明两个问题:同学们的爱心作祟,大家太希望自己的项目上马。社会上的恶性竞争也染指到校园里。

据青基会统计,在7天的网络投票时间内,激励行动389个申报项目共收到319543次投票,其中票数最高的项目投票数达9万多。这逾30万票数中,有188984次投票为网络刷票,130559次为正常投票。票数最高的项目在消除刷票记录后,票数回归为2800多票。“刷票这种商业行为,我们没想到也会出现在公益项目的投票中。”

对此,青基会表示,删除项目刷票的依据是通过对记录的IP地址、访问服务器的日志进行分析、筛选,按照刷票界定的规则进行清除。

痛斥刷票的学生普遍认为,既然是公益项目,没必要用这种手段获取支持,即便最终得不到青基会奖金支持,项目仍会进行下去。他们希望,那些刷票团队把心真正放在“公益”上,而不是用违背公益原则的方式做公益。

“希望工程激励行动”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推出的大学生服务项目。青基会通过对大学生申报的公益项目进行网络投票、专家评审,评选出入围项目和获资助项目。获资助项目将获1万元以内资金资助。

新京报:为什么没有直接取消刷票团队的参评资格,是否能保证评审的公平性?

青基会:并不是不可以直接将刷票账号封禁,或公布违规团队的名单,然而,我们不希望伤害同学们的积极性,毕竟这是一项公益活动。所以我们只是将刷票的票数砍掉,并提出警告,没有取消资格。而且我们新增的初审环节还要对项目进行评选,并不受到刷票因素的影响。

新京报:在107个获资助项目里,是否有存在刷票行为的项目入选?

公益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如果公益项目以一个与我们的信念与理想甚至道德底线截然对立的方式,是不为青基会所认可的。我们期待所有同学们都能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秩序下,在激励行动里成长。

6月13日,专家评审组根据评审规则最终评选出107个获资助项目。

“希望工程激励行动”网络投票阶段出现刷票恶意竞争,引发参赛学生不满。昨日,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承诺,刷票行为不会影响评选的公正性,已对通过技术手段删减18万余次问题票,并增加了新的评审环节。

6月4日,一名参赛大学生发帖,痛斥一些参赛团队的刷票行为,引起参赛学生共鸣。有学生指出,有的团队在网投次日,票数就达上万,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刷票行为。同日,还有学生发帖指出投票存潜规则。

对于此项“公益刷票”事件的处理方式,青基会有关负责人进一步作出解释。

6月2日12时至7日24时,为“希望工程激励行动”项目网络投票入围阶段。但网络投票很快就出现问题。

有团队一天网投上万票

青基会:有,但是很少。

6月7日,青基会在网络投票结束后,增加初审环节。该环节由青基会按项目评审规则,参考各参赛项目的投票结果对项目团队所申报项目进行初审,最终结合网络投票情况,确定200个项目进入专家评审阶段。初审和网络投票权重各占50%。

项目竞选现恶意刷票

突然而至的刷票风波,让青基会不得不改变评审程序。

对话

中国传媒大学学生赵萍指出,他们团队有20多人在为“教辅接力千书回家”这个项目进行宣传拉票,找朋友,上网宣传,头两三天才获得200多票,而在这三天里,有的团队票数竟飙升到二三万,“我觉得很奇怪。”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